故园丧乱馀,归来复何有;邻人虽喜在,忧悴成老叟;为言寇来时,白 | 宋·刘子翚 谕俗

故园丧乱①馀,归来复何有。邻人虽喜在,忧悴成老叟。
为言寇来时,白刃穿田亩。惊忙不知路,夜踏人尸走。
屋庐成飞烟,囊橐无暇取。匹夫快恩雠,王法谁为守。
艰难历冬夏,迁徙遍林薮。深虞逻寇知,儿啼扼其口。
树皮为衣裳,树根作粮糗。还家生理尽,黑瘦面如狗。
语翁翁勿悲,祸福较长久。东家红巾郎,长大好身手②。
荒荒战场中③,头白骨先朽。


西村人渐①归,撑柱②烧残屋。东村但蒿莱,死者无人哭。
昔兹号富穰,被祸尤残酷。二三里中豪,丧乱身为僇。
遗骸怅莫掩,饥鸢啄其腹。岂无平生时,意气凌乡曲。
锥刀剥微利,舞智欺茕独。锦囊收地券,奕叶相传续。
只今邻叟耕,岁岁输官谷。尔曹何颛愚,人生固多欲。


何州无战争,闽粤①祸未销。或言杀子因,厉气由此招。
蛮陬地瘠狭,世业患不饶。生女奁分赀,生男野分苗。
往往衣冠门,继嗣无双髫。前知饮啄定,妄以人力侥。
三纲既自绝,馀泽岂更遥。王化久淘漉,刑章亦昭昭。
那无舐犊慈,恩勤愧鸱鸮。冤报且勿论,兹义古所标。


愚氓扰潢池,艰难亦常态。簪绅有包藏,事异吁可怪。
豺声久伺乱,鲸戮终何悔。游言张凶焰,巧谍移机会。
初如卵壳微,跐践悉糜碎。养成羽翮雄,飞掣韝绳外。
剪锄淹岁月,螫毒弥疆界。向来诘端由,罪白不容盖。
南冠囚载路,东市诛其最。隆宽俗与新,侥倖汝勿再。


野人厌羹藜,家有庖丁刀。徒誇批导手,肯念耕稼劳。
隐然肉山雄,畏彼尺箠操。春泥卧寒野,夜月犁东皋。
辛勤力已尽,觳觫祸岂逃。谁无恻隐心,鲜能胜贪饕。
盖帷犹示恩,况异犬马曹。


扇马严内仗,貂珰侍宸阍。哀哉里闾间,刀阉逮鸡豚。
放麑识忠荩,毋卵著格言。矧利肥甘躯,绝其孳息源。
难销爱欲心,物物天性存。逆情气必戾,顺化生乃蕃。
谁开口腹谋,无乃伤仁恩。


粤人多悍骄,风声亦惟旧。儿童仅胜衣,挟箠相格斗。
艺精气益横,质化心忘陋。家饶喜称侠,世乱甘为寇。
岂伊天性然,习俗所成就。吾闻互乡童,翱翔圣贤囿。
隐豹弄斓斑,攻驹发驰骤。佩觿尔何知,义方得无谬。


村南井欲乾,晓汲盈瓢浊。饮浊不足言,奈此田亩涸。
咿哑龙骨响,焕烂阳乌虐。良农无他营,辛苦事东作。
春苗何葱芊,秋刈何稀薄。我虽食有馀,念彼心不乐。
乞灵走群祀,晚电明霍霍。屯膏竟未施,天意自难度。


震雷霹枯松,顽龙失其据。浮云三日雨,盈亩复他注。
商羊舞未休,旱魃消何遽。稍宽人心切,仰荷天恩布。
稻畦袅连颠,挼穗给朝饫。菜畦擢新萌,荡涤死群蠹。
岁俭民怨咨,时丰家悦豫。青青寒莠色,亦复贪雨露。


兹乡山水佳,昔乃为盗窟。吾卢已煨烬,荒草墙兀兀。
墙东大梨树,惟此为旧物。火烧枝叶尽,老本更奇崛。
众鸟罢高栖,空庭失清樾。邻儿利薪爨,往往肆戕伐。
岂知昂霄势,长养自毫末。寒堤孤碓在,废圃鸣泉出。
衡茅①且经营,霜霰莫仓猝。


未须葺吾庐,且复修吾仓。求安当卜居,求饱当聚粮。
营生力有限,先此计颇长。去年稻盈畦,避寇不得将。
新芽雨后白,卧穗霜中黄。鳏茕有饥色,寇衅馀稻粮。
解衣易升斗,糠秕随风扬。休嗟昔艰难,喜兹岁丰穰。
邻翁为人耕,贮粟不盈箱。溪头廪与囷,累累已相望。


悬墙挂德音,尽弛今年租。旄倪发欢谣,助达和气舒。
皇恩施甚厚,疲瘵望少苏。吁嗟吏舞文,诏纸墨未渝。
借贷尽白著,勾稽穷宿逋。掊克傥归公,民贫犹乐输。
量权徵倍耗,夤缘窃其馀。宁逢盗剽攘,厌闻吏追呼。
盗奸久必戢,吏奸无由锄。雷霆不言威,肉食忍自诬。
故态勿狃习,穷阎勿侵渔。勿谓天听高,勿谓黔首愚。
— 宋·刘子翚 谕俗
【按】① 原作墨丁,据四库本、李本补 ② 原作首,据四库本、李本改 ③ 原缺,据四库本补,李本补作古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