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来湖海一扁舟,汴水多情日自流;已去淮山三百里,主人无念客无忧 | 宋·吕本中 舟行次灵璧

往来湖海一扁舟,汴水多情日自流。已去淮山三百里,主人无念客无忧。


小市荒桥贯浊河,故人虽在懒谁何。只因远地经过少,更觉新年坐卧多。
— 宋·吕本中 舟行次灵璧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