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纷走道途,扰扰杂泥滓;既为风俗移,又以血气使;百川灌河来,夫岂 | 宋·吕本中 和伯少颖迂

纷纷走道途,扰扰杂泥滓。既为风俗移,又以血气使。
百川灌河来,夫岂有涯涘。故人林与李,始可与语此。


方子独立士①,岁暮亦深居。林李从之游,欲出更踌躇。
纷华晚不顾,浮湛同里闾。时从陆丈人,共此一篇书②。


闽山固多奇,闽士亦多杰。弱水不胜舟,有此积立铁。
胡刘守节意,亦岂待言说①。堂堂混众流,此固不得折。


经时望子来,慰我终岁病。西行道路迂,复见复未定。
秋毫论得失,此岂不有命。尝闻安身要,其本在无竞①。


才叔策名时,已自能不动。中年谪南荒,与世作梁栋。
生平所践履,自待九鼎重。失固不足言,得亦何所用①。
— 宋·吕本中 和伯少颖迂仲将归福唐偶成数诗欲奉寄无便未果也辰叔常季南还因以奉送
【按】① 自注:德顺。 ② 自注:诸公皆从陆亦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