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吹雁欲斜行,小槛寒花却未香;将谓诸公频载酒,枉留橙菊十分黄 | 宋·吕本中 橙二首

西风吹雁欲斜行,小槛寒花却未香。将谓诸公频载酒,枉留橙菊十分黄。


不辞玉露著新行,漫作人间彻骨香。知道输棋偿旧约,故留残菊一时黄。
— 宋·吕本中 橙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