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狂胡到死狂,欲投马箠渡长江;始知人语符天意,东向南朝作鬼降 | 宋·周麟之 破虏凯歌二十

可笑狂胡到死狂,欲投马箠渡长江。始知人语符天意,东向南朝作鬼降①。


采石江头万鼓鼙,祭天台上手挥旗。坐驱朔马为鱼鳖,笑杀江南踏浪儿①。


云航飞下北通州,弭楫胶西一战收。千七百艘同日尽,始知飞将有奇谋①。


一从犬吠瞰西山,便报车轮不得还。自诡长驱如破竹,不知先衄剑门关①。


虏饿曾无一月粮,煮弦烧箭莫充肠。南来本恃清河粟,不意偏师夜绝纲①。


胡人不识九车船,笑理轻舠狎大川。莫道老胡曾得济,犹传折箭誓青天①。


淝河席捲苻坚阵,赤壁灰飞孟德舟。二虏犹能脱身去,汝来断送郅支头。


自古御行用众难,况图深入冒多艰。五百万人存者几,淮南白骨委如山①。


燕山台殿压阿房,又欲移巢占大梁。起就汉宫三十六,固知无德祇为殃①。


七宝为床坐殿衙,金猊双立喷飞霞。自缘积恶难安享,不得全躯作帝羓①。


只凭信誓画山河,二十馀年两国和。解道渝盟甘踣国,若为轻信马韩哥①。


自闻三策日垂涎,急趁西风一举鞭。狼子不知天数尽,据鞍犹说马儿年①。


黧面长须桀黠儿,一生浑事杀人嬉。莫将遗像欺群目,曾向贞元殿里窥①。


何事图形到九墀,岂容鬼质近神奎。君王欲作诸戎戒,不惜云章手自题①。


也学赋诗横槊公,浪抛狂语倡群凶。由来立马元无地,空指吴山第一峰①。


每率群胡共打围,防奸惟许属鞬随。一朝醉卧隋堤曲,众箭攒胸死不知①。


向来烧饭起中都,已觉胡星堕玉除。罪恶贯盈天不赦,区区犹欲祷医闾①。


曾为兵卜溷神听,不信名山事火攻。今日汝魂游岱去,不知何面向灵宫①。


似闻虏帐启行初,尽拥青毡入故都。便好乘机收赤县,长缨更缚北单于①。


昨从北邙山下过,旋移狼纛驻鸡笼。此身已是邻尸冢,又欲飞投鼎镬中①。


胜负端从曲直分,我军屡捷气凌云。坐听笳鼓传新曲,不怕蕃家铁塔军①。


中兴天子汉宣光,自有深仁合彼苍。天遣百灵争助顺,神兵遍野拂云长①。


此日君王自抚师,列营争望翠华旗。不失一矢戎酋毙,又胜澶渊却敌时。


江上春风凤盖旋,郁葱佳气霭中天。从今四海归图籍,金殿垂衣亿万年①。
— 宋·周麟之 破虏凯歌二十四首
【按】① 自注:完颜亮决策南来,群臣谏止,不听,曰:“天若不令我得志,甘向南朝作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