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殿万几閒,宸章灿珠蕊;俯念簪履旧,恩光来太紫;禁籞玩长春,嫣然 | 宋·史浩 恭和御制长春

玉殿万几閒,宸章灿珠蕊。俯念簪履旧,恩光来太紫。
禁籞玩长春,嫣然异群卉。群卉固亦佳,时过逐流水。
独此供清游,馀香袭芳芷。一经圣品题,贵名何日已。
再拜体皇情,感深铭诸几。


帝予(抄本作序)四时春,著花无浪蕊。殖本在蓬壶,非烟笼翠紫。
雪里友寒梅,芳辰领繁卉。每蒙天一笑,睿思涌泉水。
沾丐及老臣,芬芗胜荃芷。况复屡褒嘉,载赓宁但已。
第愧狂斐辞,不足溷琼几。


玉帝富云章,宝匣镌琅蕊。六丁谨缄縢,芝彤燕泥紫。
龙衔下碧虚,端为咏嘉卉。咫尺不违颜,何曾隔弱水。
炷薰启天藏,椒兰和白芷。光焰万丈馀,光临殊未已。
敬须营杰阁,敢只留棐几。
— 宋·史浩 恭和御制长春花诗